《来自遥远的救世主》摘选

本是后山人,偶坐前堂客,醉舞经阁半卷书,坐井说天阔,大志戏功名,海斗量福祸,论到囊中羞涩时,怒指乾坤错

女人是形式逻辑的典范,是辩证逻辑的障碍,我无意摧残女人,也不想被女人摧残

红颜知己自古有之,这还得看男人是不是一杯好酒,自古又有几个男人能把自己酿到淡而又淡的名贵,这不是为之而可为的事

文学、影视是扒拉灵魂的艺术,如果文学影视的创作能破解更高思维空间的文化密码,那么他的功效就是启迪人的觉悟,震撼人的灵魂,这是众生所需,就是功德、 市场、 名利,精神拯救的暴利与毒品麻醉完全等值,而且不必像贩毒那样耍花招没有心理成本和法律风险

文明对于不能一人字界定的人无能为力

不因上天堂与下地狱的因果关系而具有的极高人生境界,就是窄门

悟道休言天命,修行勿取真经,一悲一喜一枯荣,哪个前生注定,袈裟本无清静,红尘不染性空,幽幽古刹千年钟,都是痴人说梦 

所谓真经,就是能够达到寂空涅盘的究竟法门,可悟不可修。修为成佛,在求。悟为明性,在知,修行以行制性,悟道以性施行,觉着由心生律,修者以律制心,不落恶果者有信无证,住因住果,住念住心,如是生灭,不昧因果者无住而住。无欲无不欲,无戒无不戒,如是涅盘;

生存状态不是病态,用佛教的话说实自性,无所挂碍,是自在。自在是什么?就是解脱

当有人笑话耶稣实傻子的时候,其实谁都不傻,仅仅是两种价值观不兼容 

心是愿望,神是境界,是文化、阅历和天赋的融汇。咱们都相信穆特想演奏好,但她的性别底色是上帝给她涂上去的,只要她不能超越上帝,她就抹不去性别底色的脂粉气,穆特的手,是一双女人的手。

你是一块玉,但我不是匠人,我不过是一个略懂投机之道的混子,充其量挣几个打发凡夫俗子的铜板。你要求的,是一种雄性文化的魂,我不能因为你没说出来而装不知道。接受你,就接受了一种高度,我没有这个自信。

我自以为是有点学问的人,但是今天我得承认你给我上了一课,你让我用灵魂而不是文字去理解女人的圣洁。你这样做,是基于一种对应的人格,谢谢你能这样评价我,谢谢!

透视社会依次有三个层面:技术、制度和文化。小到一个人,大到一个国家一个民族,任何一种命运归根到底都是那种文化属性的产物。强势文化造就强者,弱势文化造就弱者,这是规律,也可以理解为天道,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。

股票的暴利并不产生于生产经营,而是产生于股票市场本身的投机性。它的运作动力是:把你口袋里的钱装到我口袋里去。它的规则是:把大多数羊的肉填到极少数狼的嘴里。私募基金是从狼嘴里夹肉,这就要求你得比狼更黑更狠,但是心理成本也更高,而且又多了一重股市之外的风险。所以,得适可而止。

你不知道你,所以你是你,如果你知道了你,你就不是你了

着相:佛教的一个术语,意思是执迷于表像而偏离本质

圆融世故,不显山不露水,各得其所。可品性这东西,今天缺个角、明天裂道缝,也就离塌陷不远了

既得盯住庄家的黑手,也得盯住衙门的快刀,你得在狼嘴里有肉的时候下筷子,还得在衙门拔刀之前抽身

不管是文化艺术还是生存艺术,有道无术,术尚可求也。有术无道,止于术。你的前途在哪儿?就在无明众生,众生没有真理真相,只有好恶,所以你才有价值。觉悟天道,是名开天眼。你需要的就是一双天眼,一双剥离了政治、文化、传统、道德、宗教之分别的眼睛,然后再如实观照政治、文化、传统,把被文化、道德颠倒的真理、真相颠倒过来,随便你怎么写怎么拍都是新意和深度,这就是钱,就是名利、成就、价值,随便你能说的什么


—— 摘选于《来自遥远的救世主》

发表评论